— 安狩狩狩 —

不是让你没事别往山上跑吗嗯?(2)

设定看前篇.有虫有bug辣眼睛的一篇產物
ready?start!

黑暗籠罩整个牢房,冷风透过在牢里墙上大约兩米高的窗户吹入牢房里,让勇利本来就冰冷的手指开始变得没有知觉。勇利皱着眉往手心里呼了一口气,即使温暖但在温暖过后却因为水气附于手上而变得更加冷。当勇利有点想放弃一切先去睡一觉的时候,大牢闸门突然毫无通知的打开了。勇利猛的抬头,看着打开的大门愣了兩秒
“是幻觉..吧”
然后再次把头垂下,卻被微微的光源吸引了視线。是一个烛台。因为一直处于黑暗的环境,所以即使是小小的光也让勇利觉得有点刺眼。
‘先生,让你受苦了,請跟我来。’
勇利有点疑惑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卻不曾除自己以外发现任何的人。
‘噢先生,我在这里。我是卢米亚。我是这座城堡的管家。’
烛台挥了挥兩只“手臂”,这很成功的吸引勇利的注意
‘......’
事到如今勇利认为自己心灵已经十分的強大,即使天塌下来都不会害怕那种强大。他站了起来等麻了的腿不再麻了便垂头有礼的请烛台为自己带路。
‘欢迎光临,我尊贵的先生。這里是你的间。请您把这里当作是自己的家’
烛台说着向勇利敬了个礼,看着勇利进房关门了以后才离去。
勇利无力的倒了在铺着洁白床铺的柔软大床上,重重的叹了口气。
‘噢!是个可爱的男孩呢。来让我帮你打扮打扮!’
勇利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換了身衣服。胸前,袖子上大片大片的蕾丝让勇利觉得十分的别扭,而头上的假发更是让人无语。
‘哎啊..好睏啊..晚安了.我的小男孩。’
此時看見衣櫃自己关上的勇利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一位女士帮自己更衣了。
勇利走到有自己半个人高被关上了的玻窗边,向下看了看,因离地面太远的关系选择放弃了从窗户逃跑的念头。他站了在窗前,指尖一下有一下没的小力敲着玻璃,想着以后的生活该如何是好,也想着他那个在家里孤单一人的父亲。
鼻子刚发酸,泪水正想涌上眼框时传来了敲门声,吓得黑发青年赶紧抹了眼脸,深呼吸了几下才敢微微揚声道
‘请进。’
门外传来是刚刚自称卢米亚的管家的声音。
‘先生,晚餐已经做好了,’
‘噢,请稍等。’
不一会儿,勇利打开房门时已经換好一身干浄的裇衫长裤,向管家点点头,示意他带路。
前往飯厅的途中,卢米亚向勇利介绍沿途的画作,以及这城堡古老的歴史。
‘对了,先生。这座城堡所有地方你也可自由使用.....——除了西翼。’
当勇利正想追问的时间,卢米亚再次抢先了在这以前开了口
‘请尽情享用你的晚餐,我的先生。’
雕着繁複花纹的木门开启,柔和悦耳的小提琴声如流水般传入勇利耳里,这让他心情略略的变好。
勇利在最近门前的一张椅子前坐了下来,开始享用着丰盛的晚餐。前菜,主菜也能跟皇宫里的比,连飲料也是年份最適合现下即时品尝的葡萄酒。正想吃甜品的时候,门被粗鲁的推开,吓得勇利那只刚正想拿份黑森林蛋糕的手猛的收了回去。
‘来个人跟我解释为什么本应在牢里的犯人现在会在这里像个贵宾一样在这里享用美食?’
小提琴琴声停止,安静得连心跳也能好好的听得一清二楚。
‘因为家里好久都没客人莅临了,所以忍不住自把自为的为客人服务了一下...’
刚还一脸不悦的维克托沉默了一把,良久才再次开口
‘也罢,我不缺房。可我不希望有下次。卢米亚。’
维克托走到勇利身边环看了一下四周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着挑了挑眉带了点戏虐的笑道
‘不怕喝醉了后会被做些什么,小朋友?’
勇利用餐巾擦了把嘴吧斤把围在脖上的洁白围巾摘了下来放于桌上,站了起来隨意的撩了把头发说
‘二十三岁将近二十四的小朋友...吗?尼基福罗夫真的很有趣呢。’
说完,他挑了挑眉看了他一眼,眸里带着几分不满和打趣。
‘我先回房了,晚安好梦。’
说完便离开了飯厅,按着记忆,回到了则刚的房间。
而愣了在原地的维克托呆了一段时间直到卢米亚擔心的叫了他兩声才回过神来。嘴角翹起,眸子弯弯的,湛蓝眸子在烛光照射下像一潭春水一样,脸上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呢。明天去会会他吧。’
维克托这样低语着,语气里带着笑意。
‘把这里收拾好。
並没有理会佣人一脸的吃惊,维克托下完吩咐后也离开了餐厅。
‘......刚刚主人笑了?’
‘好像..是的。’
僕人们虽是吃惊,但心里卻是十分的安慰。他们由小看到大的男孩,终于再次露出那样温柔的笑容了。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