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不是说让你有事没事别往出上跑吗嗯?

野兽维x美人勇.
不逼逼了.来!上车上车!(其实没车)

故事发生在一個北方大国里其中一个偏远的乡村小镇里。这个小镇十分繁荣,每天的市集也穿满着店家的叫卖,空气里飘着面包的味道和女士们所用的香水的甜腻香气。可惜的是这个小镇里的人大多也没什么见识也没多少知识。女士肤浅拜金,男士粗鲁横蛮。即使如此.小镇也十分和平。可是,有一个黑发的东方男孩,他渴望知识,跟村里那些年龄相似的熊孩子十分不同。
  他叫胜生勇利。黑色的柔软短发,棕红的眼睛,东方人的轮廓。即使不耀眼但却是个美人,很是耐看。眸子里充满着智慧,对任何人也风度翩翩。可即使是个这么棒的人却没有朋友。就是因为东方人的脸孔和对知识的渴求。
‘爸爸,要出发了吗?’
勇利把干粮递给马车上的父亲,接着,头上便传来了温暖的温度,那是父親温暖的手掌。
‘是的哦,勇利。勇利有什么想让我从市场带回来的吗?’
‘一朵玫瑰就好,就像那幅画上的一樣,一朵普通的玫瑰就好’
利夫嘴边勾起一个无奈又带点宠溺的笑容失笑著道
‘怎么每年的愿望一样啊?那好吧,今年就再為你帶一枝玫瑰回來吧。我走了,明天見。唔.走吧費立。’
說完甩了甩缰绳,哼着东方的古老童谣,走远了。
‘嗯.路上小心。’
看着父亲的背影喃喃了一句便转身入屋。
  普通.但不平凡的一天。
  天色已晚,圓圓的月亮升起,繁星佈滿蒼穹。日间的喧嚣仿佛不曾存在,宁静中带点诡异的感觉,像是暴风雨的前夕一般。
  刚用完晚餐的勇利听见门外的马蹄声有点疑惑的把门打开.,正想着是谁家的马迷了路想要送回去。谁料一开门看见自家的费立,见费立紧张得不行于是走了出去抚摸了一下马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反应了过来的勇利急忙的冲进屋里拿了件保暖用的披风就骑着马,让马带路去找让马单独回来找自己的父亲。
  马匹高速的奔跑,耳边尽是呼呼风声,温度突然的下降才使勇利意识到这森林里下雪了。纠结了一下这六月飞霜的情况但並没有太在意,毕竟现在他对父親的擔心盖过其他一切。
  良久,费立停了在一座宏伟的城堡前。雪落了在地上,草叢上,屋顶上。像是糖霜撒在糖果屋上一样。勇利並没有感叹这宅邸的华丽,一下马俓直的走向了大门,迟疑了一翻终究是拉开了笨重的木门。
  大宅里空无一人,静得连一根头发落地也能听见,突然传来了弱得几乎不可闻的交谈声。勇利正想走过去一探究竟时却听见了痛苦的呻吟和咳嗽,猛的转身向声音来源前进,最后,在一牢里看见了自己的父亲。
‘爸爸!’
跪于地上握着父親伸过来的手,看到父親安全时的安心在碰到对方冷得像冰的手后消失无踨。
‘天啊’
感叹了一声勇利把已被自己捂暖的披风透过铁栏递了给利夫。脾气极好的勇利很罕见的生气了。皱着眉直骂把父親关进这牢里还不给他任何保暖衣物的人。怒气值满等之时,在楼梯的阴影处传来了一道低沉好听的男声。
‘难道偷了东西的贼不需要坐窂?’
吓了一跳的勇利故作淡定的站了起来,眯了眯眼不安的向后退了一步但却无法在声音里听见丝丝恐慌。
‘我父亲不是贼!你是什么人?走到有光的地方来!’
不同平常温和有礼请求而是霸道的命令。
对方愣了愣,双方僵持了一会,勇利才能看着声音的主人的模样。
  不长们短明显是许久没打理的银色的头发反映着橙黃色温暖火光,可即使如此,对方的湛蓝眼眸依旧有如寒冰般冷漠。这是一个俊美的男子。可头上却有着一对黑色的山羊角。看到这勇利本就皱着的眉头皱得更紧,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打断了。
‘维克托.尼基克罗夫。城堡的主人。你父親因为在我的地上偷了一朵玫瑰。所以被囚在这里......’
维克托话还没讲完就被勇利打断了
‘就因为一朵玫瑰?!’
‘即便这样也是偷!’
‘……’
发现自己反驳不了勇利沉默了一下,他深呼吸了一下对上了维克托深邃的眼眸。并不像平常那样畏首畏尾的,而是坚定不已的挺直腰板抬头向对方说道
‘玫瑰是我要的,那你惩罚我好了。’
此时虚弱利夫慌乱的开口喝止了勇利
‘不行!他的要求是囚禁一世!’
勇利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维克托,后者戏谑的笑了笑
‘即使是这样,你也要替你父親受罚吗?’
勇利低头沉思了一会,向维克托请求到。
‘在这以前,能宽容一分钟吗?’
维克托想了想,拉了拉墙边把手,开启了闸门。
‘爸爸!’
勇利跟利夫交换了一个带着不捨的拥抱最后笑了笑跟他说道
‘费立就在这城堡大门前,快走。’
说完就把利夫推了出去,关上的牢门。
‘勇利!’
利夫惊呼了一声,维克托也再次愣了愣,不得不说,这个该只有十七八岁的东方小男孩很会给他惊喜。没等利夫作出任何反应就被维克托扯着手臂带走了。看着二人的背影勇利还是擔心维克托会对父親不利,在窂里向外大喊了一句
‘请不要伤害我父亲!’

评论(4)
热度(88)

2017-03-26

88  

标签

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