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是你02

过了一段时日尤里奥就发现最近眼睛没那么难受,想了想原来是因为许久没看见那对笨蛋夫夫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虽然尤里奥不想看见他们秀恩爱但却有点担心对方。


‘才不是担心他们,只是因为要是他们死了没人来给我做猪扒饭。只是因为这样而已。’


这么想着,尤里奥踩着比平常略快的步子走到离冰场不远的维克多的家。他现在也已经退在了二线,当着花滑教练,所以他离开一下还是可以的。


‘喂!开门!!’


粗鲁的拍着木门在门外大声叫嚷着,想让对方开门,可就久久没人来应门。尤里奥开始有点着急,透过窗看见屋里的灯明明是开着的,就是说有人但却没人看来开门。最重要的是,就算站在门外也能闻到一股酒味儿,勇利平时是不会喝酒的,就算是维克多灌的他也不会灌那么多。就算是维克多要喝勇利也不会让他喝呢么多。真是太不对劲儿了。逼不得已尤里奥拿出了勇利给他的钥匙,说是有啥事能随时来。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条钥匙开这房子的门。


一进门尤里奥第一件事就是摁住了鼻子,因为酒气真是太浓烈了,烈的呛。看了一圈圈唯一收获就是像条尸///体一样赖了在沙发的维克多。尤里奥给接了杯水过去就毫不迟疑拍醒了人。


‘喂维克多!猪扒饭呢?’


见人醒了把水递了过去。因为几天也没怎么碰水,入喉的皆是酒,所以水才刚刚到喉咙维克多就微微的抢到了。咳嗽使被酒精伤害了好几天的嗓子越发疼痛。维克多紧皱着眉头缓了好久好久才整理好状态来,脱力般再次躺回沙发上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微笑


‘嘿尤里奥,好久不见啊,怎么就来了?’


声音沙哑的让本人也吓了一跳,艰难的坐了起来伸手拿起茶几上拿还剩小半杯的水一饮而尽,如获新生的叹了口气揉了把自己漂亮的头发疑惑的看着人等着对方回答自己的问题。


‘猪扒饭呢?’


好看的微笑僵了在脸上,良久维克多垂下头,好看有礼的笑容也变的苦涩不已,好几次张口都说不出什么来。抿了抿唇无奈的把事实给说了出来


‘被我。赶走了。’

‘哈?赶走了?’

见尤里奥一副迷惑的样子维克多强忍着悲伤笑着把事件缘由告诉了尤里奥,包括那个逝世已久的男孩。听完故事的尤里奥左手抵上了自己下巴,拇指轻轻的在下巴打着转,他没想过这么狗血的事居然还真发生了在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人身上。垂下头思考了一下刚想抬头说点什么却听见对方说的一句

‘很该死吧我。’

本还在想这怎么才能温婉点的表达自己所想说的但在听见这句后这个想法在脑海里灰飞烟灭。

‘原来你也有这个自觉啊。’

尤里奥站了起来连头也懒得垂下就只是单单的垂下眼帘看着维克多

‘我是猪扒饭的话早就打死你了,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陪你玩。啊不,应该是这么说,一开始根本就不会答应你。......多上上IG看看吧。до свидания!’说完就大步大步的离开了维克多的公寓还有手尾的把门大力大力甩上。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尤里奥还是把最大的提醒给了维克多。其实没瞎的人都能发现这两人该是吵架了,毕竟就算勇利有多低调但他他的挚友,披集.朱拉暖一点也不低调。

尤里奥离开了之后维克多缓缓的坐了起来揉了揉额角,勾起一个自信的笑容

‘勇利才不会。’

这么喃喃自语道后拿起几天没碰的手机上了IG逛了逛。毕竟披集是花滑圈里公认的自拍小王子,要找到他的po一点也不难。最近几天他的自拍里都不只有他一个了,多了一个他几天没见了爱人,胜生勇利。习惯性的点赞然后看到一照片后很成功了愣住了,失笑再次喃喃了一句

‘披集.朱拉暖是吧?这个人留不得。’

照片里是坐在床边的披集以及在床上睡得毫无防备勇利,外加一句配字

‘嗯...正主点赞勇利就要离开了呢ww’

......他现在撤赞还来得及吗?

-----------------------------

久违的更新!表白尤拉恰卡小天使!口嫌体正可爱极了!顺便老毛子我跟你讲。晚了来不及了哦。怎么可能让你那么容易把人带回去的嘛ww

梗来源在第一章,我就不黏贴上来了。

评论(2)
热度(14)

2017-01-25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