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是你 01

今天不更一个学院怎样恋爱,更个别的。
梗来源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385154

‘维恰,Я люблю тебя.’
我爱你
‘Ах, я люблю тебя.’
嗯,我也爱你。

俄罗斯的隆冬冷得让人感觉骨头也在打冷颤,但街尾这对相拥的情侣明显不在意。一边任由冰冷雪花打在自己身上,一边贪恋的吸取恋人身上的温度。
----
‘抱歉维恰...我不能陪着你了...’
病房里四面白色的墙映的床上的人越发苍白。虚弱的语调,和心电图上那缓慢的心跳,无一不是诉说着床上的人随时可能离世。
‘不是的...你不会的,你会好好的。我们谁都不会离开...谁都不会!’
银发男子有点激动的这么说着,抓着人的双手有点颤抖,眼泪开始滑下。无力感和绝望在心里挥之不去,他很讨厌自己的无能为力。床上的人向他招了招手,他连忙凑过去。
‘最后一次了,维恰。’
虚弱的人在男子脸上印下一吻
‘Я люблю тебя.’
说完,傍边的心电图机就发出了长而无起伏的声音。
----
勇利见自己的爱人居然罕见的醉了个彻底心里有点疑狐不过见对方就这样趴了在桌上睡着了怕人着凉于是伸手微微的拍拍人肩膀。
‘維克多?維克多,起起。洗完澡去床上睡,6别太过难看。心里明明是清楚这件事但听见对方亲口说出来心依旧是绞疼得不行。
‘维克多你太醉了,来,回房睡。’
才刚伸出手想扶起人,但连对方都还没碰到手就被人拍开。维克多有点狼狈的站了起来瞄了勇利低声说了一句‘果然。不合適吧?’就踉踉跄跄的走到主卧边的客房狠狠的甩上了门。
客厅一片寂静。勇利在原地站了很久才失魂落魄的回到主卧。摔在软软的被褥上,勇利安抚着自己这是自己一早就知道的事,关係会破灭也是一早会料到的。没什么值得伤心。勇利一直保持着微笑这么想道,可惜勇利不断从眼框掉落的泪水把他自己出卖了。半开玩笑的想道‘如果维克多看到了会不会说‘是不是吻你一下就好呢?’这样得有多厉害勇利也不会不理自己。心急如焚的维克多伸手扭了扭房门门把,想着如何上锁了就把门给拆了。不过门并没有锁上,维克多轻轻推开了门不过房里空无一人,房间里没什么不一样,但总感觉少了点啥。维克多觉得大概是自己多疑了想着‘勇利该只是出了趟门吧’就走出房间梳洗去了
十几分钟后。维克多想到厨房去吃个早餐但看到了吧枱上这个反射着金黃色刺眼光芒的物体,维克多
以为这只是钥匙扣啥的但当看清了之后整个人脑袋一片空白。那是跟自己手上成对的,勇利的戒指。为什么.....要摘下呢?
维克多拿起了戒指紧紧握在手心。然后看了眼了被戒指压在底下的纸,纸上没有写着对维克多的不满,或是任何一句抱怨,而是寥寥数字
‘抱歉,不适合你。很谢谢你,再见。’
前面那句维克多明白,但后面那句是什么意思?谢谢?谢谢他让你演了十年吗?再见?是谁向自己说不要离开我的啊?现在又主动离开?这算什么?
脑袋混乱得不行的维克多内心带着自责愧疚和直直杵了在原地许久,站了许久他浑才浑噩噩的走到沙发前坐了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着勇利的介指出神,而从刚刚开始豆大的眼泪就不停从维克多眼框里流出来,滑过脸頰向下掉,濡湿了睫毛和湛蓝的眼睛和下一大片他下巴抵着的抱枕。

评论(8)
热度(26)

2017-01-19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