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所以说一个学院怎样恋爱?(4)

‘嗯...唉。’

放下了笔勇利有点挫败的趴了在桌子上

‘当初为什么要选古代神秘文字研究这门啊...’

被强行扯了过来无所事事只好拿起魔法史背了起来的披集闻言挺直了腰板抬头手揉了揉脖子扭头看向勇利语气里有点幸灾乐祸

‘所以我一开学就说啊,选麻瓜研究不就好了嘛,勇利的爸爸妈妈不也是普通人嘛这样不会简单很多吗?’

‘...披集你别说话...科科也有本难念的经,你不懂。’

‘就是!’

勇利坐直了起来有点激动的这么说道。

同病相怜的两个人有点像是找到知音一样抱怨着,雷奥见自己好(基)友有小情绪了只好揉揉他,安抚了一把。

‘嘛不选也选了那就好好读...吧...’

‘...嗯...’

光虹和雷奥说到最后有点无力了起来,眼神也好像见鬼了一样勇利有点担心两人刚想开口说话突然背上就多了一丝温度,温暖而带有好闻的柠檬味儿。低沉磁性的嗓音也在耳后炸开,吐息轻轻拍在耳畔。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视线一直在追随你。不分昼夜。不理时间流逝。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一辈子看着你。’

声音不大,但足以这一桌人听见。

‘这题出的真是有芭布玲教授的题风呢。’

这次就只有他们两人听见了。

背后的重量消失,尽管知道对方在给自己讲的是题目答案,勇利的双颊还是染上的点粉色。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勇利扭头向对方笑了笑

‘谢谢,前辈。’

‘叫维克多就好了啊,勇利不用那么见外哦。啊--我还有课,先走了。’

‘前辈再见’

‘再见了几位。’

道完别维克多就离开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而几人稍稍沉默了会,我们想象力丰富的 .真.大佬·立flag小能手·,说出了一鸣惊人的话

‘说吧,到哪步了。牵手?约会?见家长?还是说...’

‘没有!你们想的什么啊...这是答案。’

......。?????(黑人.JPG)

见几个好友还没反应过来脾气好的勇利决定详细的再说一遍。

‘古代神秘文字研究学作业第8题,答案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视线一直在追随你。不分昼夜。不理时间流逝。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一辈子看着你。光虹快写下啊。’

‘昂..好的...’

重复完这番话的勇利不禁感叹了一下维克多到底是有多...厉害(厚脸皮)。耻度这么高的话都可以掌握好感情在一堆人面前说出来。

其实维克多他多多少少也是在说心里话,他不介意一辈子看着勇利那自信风发的模样。当初第一次看见勇利的时候就是那节符咒学课,把人勾过来之后发现刚刚施法时那个自信,耀眼的男孩原来在平常是那么小心翼翼。明明有那么耀眼光芒,但却被自身的不自信所遮盖。那时候维克多像是找到一块优质原石的工匠那样,想要好好打磨这个比他小一年的男孩。让他成为耀眼的宝石,然后,呈现在世人的眼里。

但维克多没想到几年后这颗耀眼的宝石会归自己所有。甚至不能失去这份珍宝。

----------------------------------------------------------

啊我终于码完了。想报警。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重要事说三次!

评论
热度(36)

2017-01-11

36  

标签

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