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所以说一个学院怎么恋爱?(2)

有虫有错字求轻拍
尽量两天一更
角色屬官方爱屬维勇ooc由我
自带避雷针。OK?那开始了

‘今天教的是缴械咒。能夠使中咒者手中的物品飛離掌握之中。而過於強大施行出問題時則會使中咒者向後飛開。同学们先别着急要拿起你们的魔杖。先把它放下,跟我读一遍,去去武器走。’
孚立維教授这么说完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几十人重复的咒语。
‘嗯。很好!现在两人一组,开始练习。’
孚立維教授见学生们的跃跃欲试和眼里有着丝丝不耐烦的样子只好无奈的放他们自己去练习,毕竟这门课最重要的不是理论而是实战技巧。
‘勇利我们一组吧!’
教授才刚这么说完站在勇利身边的披集就有点兴奋地拉了拉勇利的手笑着这么说道。当然勇利也没有拒绝,两人就这么随便找了一比较少人的地儿练习去了。
‘再来一次吧,我先来?’
‘好啊,来吧!’
班房里突然有一点骚动,不过勇利并没有留意,右手向后举起刚打算把手向前挥并说出咒语,手里魔杖突然向后飞去,因为勇利并没有用力抓紧魔杖所以魔杖就几乎没有任何困难的逃离了他的手。勇利跟披集二人都有点迷,二人沉默了会,还是勇利先开的口
‘披集,说好的我先上呢?’
‘嗯?我没有施法啊?’
披集耸耸肩无奈的这么说道,想着要不要告诉勇利是一个十分不得了的人拿走了他的魔杖。见好友一脸担忧的样子披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你的魔杖好像向窗户那边去了哦?’
‘嗯那披集等等我吧。我去拿回魔杖。’
今天天气挺好的,虽然天上全是云遮住了蓝天但却意外的很好阳光,温暖但不刺眼。早晨八点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内,给倚在窗边的银发青年披了层金纱。勇利定睛一看,那人手上拿着的不就是自己的魔杖吗?勇利为找到自己的魔杖而松了口气。虽然有点反射弧但是还是好好的反应过来了。
...
这不就是在学校很受欢迎的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吗?!
深呼吸给自己好好的打完气勇利假装着冷静走向对方。在人一步之遥外停了下来,低头皱着眉右手握成拳头抵唇边轻轻咳了声,在获得对方的注意后咬了咬牙抿了抿嘴小心翼翼的抬头尝试着要对上人眼睛,但当看到对方像水晶般清澈的眼睛后放弃了这个念头。
‘那个。。尼基福罗夫前辈能把你手里的魔杖还我吗?’
闻言对方露出了一个弧度有点过分大的微笑有点坏心眼的把魔杖藏自己身后笑着反问
‘我说不的话,你会怎样呢?’
“诶?”
对方这套路出乎勇利的意料之外。勇利皱起了眉头努力的思考者该如何回答。空气凝固了一会,由维克多不小心忍不住的笑声打破了冷场
‘开玩笑的啦,我要你的魔杖也没用。要感谢我的话,我们不如来交个朋友?我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四年级,雷文克劳学院的。叫我维克多就可以了哦。’
说完嘴巴还笑成可爱的心形。其实这些勇利都是知道的,毕竟对方在学校里真是太有名了。
‘胜生勇利,三年级,赫夫帕夫。’
‘勇利是日本人吗?’
‘恩是哦,听说尼...维克多来自俄罗斯?’
‘wow!没想到勇利居然那么注意我啊。’
‘呃不...不是啦,都是听回来的。’
勇利双颊有点微红,有点手足无措的挥着手否认着。说完勇利就后悔了,果然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应该是要顺着对方的话接下去才对的。因为维克多听见勇利的否认之后摆出了一幅伤心的模样,啊,看见配图了吗【q版维克秃哭哭.jpg】。
勇利正想说点啥的时候只见维克多看了看他自己左手手腕上的腕表后立刻站好脸上带了点意歉
‘抱歉勇利,我得走了,不然尤里就该杀过来找我了。你先加油上课,我还会来找你的哟,先走了哦拜拜。’
说完不等勇利给任何反应就匆忙地走了。
勇利有点不是很明白状况,嗯?‘yuri’还是‘yuli’会生气?我吗?哎不对!我的魔杖!反射弧终于跑到终点勇利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刚想开口叫住人但奈何已经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回刚才的地方找披集,听见披集问自己的魔杖在哪勇利忽然觉得头有点疼。
‘......被维克多拿走了。’
‘......待会去找他拿回来吧......’
‘......嗯......好。’
要知道巫师女巫没了魔杖跟咸鱼没分别。

————————————————————————
求評论啊看官们。不然就没动力更了_(: 」∠)_

评论(3)
热度(29)

2017-01-08

29  

标签

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