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所以说一个学院怎么恋爱?(1)

维勇长篇
hp设
人物屬官方爱屬他们ooc由我。
有虫有错字求轻拍。
时间线是邓布利多死后的二十一世纪。麦教授当校长。
自带避雷针。OK?那就开始吧。

‘嗯。我知道了妈妈。我会小心的你放心吧,啊车来了我要走了,我会定时给你写信的。’耐心的听完自家母亲对自己的碎碎念便快步走上车上,找到了一个空的车厢坐了下来。这辆列车无论何时都是热闹不已,自己身处的这车厢安静的有点格格不入。勇利捧着这新学年的符咒学教科书乖乖的自习着。忽然,车厢的门被打开了。来人有点无力并气喘呼呼的开口道
‘不好意思其他车厢都满了。。。勇利!是你啊为啥在月台的时候不接我电话啊?’
勇利闻言抬头一看,眼睛微微瞪大手合上了书本随便的就把书塞了回包里,招呼那几个人进来并帮忙接过他们的行李扔窗边上的铁架上。让人赶紧坐下来。
‘嗯...那时在跟我妈通电话...抱歉啊披集。话说光虹和雷奥都在啊,好久不见啊!’
毕竟都是熟人所以气氛还是很好的热闹了起来,随便的买了点甘草魔杖和果子露饮料就是大半天。意识到天已经黑了大片,只剩一点紫红色的晚霞。该是了快要到学校了,四人纷纷的翻出黑色长袍穿上带上尖顶帽子纯黑并把魔杖放了在袍里在胸前的口袋里。
大概十五分钟后车停了在车站前,四人拿回在铁架上的行李便跟着人流有说有笑的下了车,日夜温差让勇利下了车后打了个冷颤。
坐了程船还转了趟马车这才进了霍格華茲的大门。毕竟都是三年级了,不是新生所以不用集合。勇利边和光虹雷奥道别跟披集一起坐到大堂里赫夫帕夫学院专属的长桌前等待着这场晚宴的开始。学生聚一起大概十五分钟了,庄严的副校才带着这届新生进来,进行着分类的工作,欢呼此起彼落,各个学院也欢迎着自己的小学弟小学妹,欢笑声弥漫了整个大堂。不过吵闹很快就停止了下来,因为风韵犹存的校长,米奈娃·麥女士以魔棒指向了自己的喉咙处,扩大了自己的声线。请学生们安静了下来。然后开始了致词,每年一次的跟新生说了些比较重要的校规就开始了晚宴。跟和自己一个学院比较认识的同学边聊边吃渡过了晚宴。虽然是三个月没见了但聊起天来并不尴尬,反而是有很多话想跟自己的友人分享。
已经能离开大堂了,不过有些人会选择留到八点半才离开。而勇利则选择了拉着亢奋到要拿出手机来自拍的自己好兄弟披集回房洗洗睡,因为他知道再待下去那群人就会不分学院的开始疯了,那会是是一场可怕的派对。
回到了赫夫帕夫塔勇利跟披集打了声招呼就洗澡去了。
所以说除了睡觉外最能赶走疲劳的就是洗个热水澡,所以勇利在回到房时,大大的眼镜上铺满了水蒸气,碎软的头发都乖乖的搭了在脑袋上。披集眼疾手快的拍了下来为钱途铺了一条安康大道。
整理好行李和明天上课要用到的东西后时间也不早了。双互跟一个房间的道了声晚安就纷纷就带着期待各自各的进入了自己的美梦里。
新学期会有一个怎样的美妙未来呢?

评论(5)
热度(35)

2017-01-07

35  

标签

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