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狼人游戏(2)

欢迎催更...不是,请务.必来催!更!求你们了大佬们xx蹭tag维勇,还有其他cp的你们自己感受

  • 有错字有bug求轻拍

  • 时间设定为...大赛结束后私下的小聚

  • 地点...就当酒店吧

先来说一下角色分配

狼人老毛子

狼人光虹

狼人萨拉

小女孩勇利

丘比特披集

预言家克里斯(见你十篇狼人九篇都是村民就意思意思的xx)

女巫尤里奥

守卫奥塔别克

村民jj 波波  埃米尔

leo猎人 

白痴妹控米凯莱

mc韩国小哥李承吉(鸡毛毯子xx)


ooc属我


第二回合.



‘天黑请闭眼。守卫。选择你所要守护的。’

奥塔别卡张眼,先对上李承吉的眼睛然后瞄了瞄勇利。怕自己会错意,李承吉用手指指了指勇利挑眉看了看人,见对方点了点头才示意他再次闭上眼睛。

‘预言家,作出你神圣而重要的预言。’

克里斯睁开了他好看的眼睛。,食指戳着脸庞微微想了一会,最终指向了季光红。

李承吉带着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看了看克里斯然后再翻开了季光红的牌。本感到莫名其妙的克里斯在看见维克多底牌的一瞬明瞭了一切。感情自己是终于可以搞事情了,心情愉悦的向着李承吉wink地笑了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被人撩完后浑身难受的李承吉抚了抚手臂打了个冷禅装作镇定的叫醒了下一个角色

‘狼人。显现你的本性。’

仨禽兽张开眼睛交流了一下眼神开始无声的讨论着去决定经今夜的受害者。当然,晚上也有可爱的小女孩会不睡觉看到了不该看的,然后,拯救,或是毁灭人类。勇利垂着头但眼睛并没有闭上,这盘他再次冒险睁眼证实这上盘看到的是真还是假。因为证实了上盘自己是看对的,所以开始想着要怎样去设计那些狼人让他们自投罗网。

最后狼人们决定了。今晚的死者是披集这作死好能手。

两雄性狼人先后闭上了眼睛,而萨拉向着李承吉挥了挥手。以夸张的口形告诉了主持谁是死者的信息之后给了他一个飞吻就把眼睛闭上了。

妈哟---。

李承吉觉得自己再也不好了,今天这群人是咋了?吃错药了?

努力安抚了一把自己李承吉低声咳了咳再次开口

‘女巫。使用你手里的资源,挽救或是破坏这个局面吧。’

尤里奥垂着眼进行了一会心灵挣扎最后决定小小任性一把。

----纤细的手指指向那个除了发际线外其他地方也让人羡慕不已的曾经的五年霸

‘天亮了。太阳头晒到屁股上了,就连尸体都要腐/烂/发/臭/了。’

所有人纷纷睁眼,生还者睁眼笑着猜测着结果而死者有的则一脸平静的等待新成员加入,有的就一脸深沉的怀疑人生。光虹啊......

‘昨晚也死人了呢。披集还有维克多。有遗言吗?’

被害者二人组惊讶的在微微瞪大了眼睛,披集嚎了句妈哟我死的好惨啊官人你们要为奴家做主啊--惹得季光虹一脸深沉的为国家的前程担忧了一下。

‘啊还有勇利。’

‘诶?!’

是的勇利他忘记了自己跟某人绑定了呢。见恋人这般明显是忘掉的模样维克多突然有点不开心。自己和他的关系就那么不值得他惦念吗?虽然只是在游戏,但这也让维克多心情低落了一下。

在一片哗然和调笑中李承吉稍稍的提高了声量

‘没有遗言--’

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勇利打断了

‘人不可以貌相哦。羊的皮囊下可不一定是羊。’

勇利丢下那么深沉(装逼)的一句就揭了自己的牌。

披集也开了自己的牌耸了耸肩,语气里是无限的幸灾乐祸

‘大家我跟你讲啊。秀恩爱未必分得快但一定死得快。’

‘勇利你偷窥技巧真好呢,怎么学回来的?’

牌上画着写着表示狼人的图腾以及字眼,克里斯吹了口哨弯眸笑着,明显的心情愉悦。

‘有需要讨论的地方吗?’

‘所以埃米尔你平时不是挺健谈的吗?怎么现在一声不响的呢?’光虹眯着眼睛作出思考的模样伸出一只手指,手向前方随意的摇着。该来的还是来了。快过年了呢xx

无辜躺枪的埃米尔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季光红。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把矛头指向他。

‘我..这是..’

找不到反驳的借口,埃米尔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那是因为,我没职务在身啊。’

‘没职务。。。但也许有身份?’

你就是狼人。光虹的目光渐渐冷漠了下来。装出自己就是知道对方身份的预言家一样。

克里斯挑了挑眉,嘴角漾开一浅浅的弧度缓缓开口。

‘埃尔米该不是狼人。话说光虹。难道你是预言家?怎么那么确定啊?还是说这是贼喊抓贼?’

‘那你又什么这么说他不是狼人呢?’

巧妙地避开了后面的问题掐着前面的一点想反将他一军。

‘因为我的话是神圣的啊。’

凌磨两可的答案。

‘恕我直言,但你这模样神圣的话我想世上就没用不靠谱的人了。’

噗。 维克多把头埋了在坐在他身边的勇利的肩上,双手环抱着人。看上去像是秀恩爱但其实只有勇利知道,维克多只是在忍笑而已。勇利无奈的揉了揉自家恋人柔软的头发笑着看辩论(撕逼)

‘可是......勇利说了“人不可以貌相哦。羊的皮囊下可不一定是羊。”这样的话。看看他的身份再听听你的话,最符合条件的是你吧,小光虹^_^’

克里斯顿了顿,空气一片静默,看来各有各思考着

‘我动议光虹哦。’

克里斯再次开口道,他看了看李承吉,对方把话接了下去

‘有人和议?’

手陆陆续续举起。而到了最后。

‘好啦好啦斗不过你--’

光虹略微带了点投降的意味开口说道,嘴微微嘟起像是不甘心一样把自己的牌翻开。身子靠在自己右边的已死猎人的身上摆出了看戏的表情‘最后的狼人你加油哦’

‘噢耶耶耶耶耶xx就顺着这势把最后一个狼人找出来吧!’

萨拉笑着握拳元气满满的这么笑道。

见气氛稍稍吵闹了点主持就出来控场了。

‘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已经天黑了,请闭眼。’

评论(2)
热度(50)

2016-12-28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