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病态的占有欲 老毛子视觉 生贺(1)

已交往。

时间线设为大赛后一个休息的小假期。

ooc我的。爱是他们的。

文笔渣求轻拍。


俄罗斯的冬天是冷的让人仿佛感到骨头也在颤抖,即便在出门的时候穿的像颗粽一样。但即便如此也依然在俄罗斯多留了两天,就因为恋人一句想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是怎样的。

懒洋洋地从被窝里爬出来。做了在床上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发了会呆缓缓的走向的酒店里浴室梳洗了起来。冰凉的水以及薄荷劲儿十足的牙膏让自己完全的清醒了过来。最后上完须后水看着镜子露出了一个浅笑,心情大好的走出了客厅(别想了我维就是那么壕。租个酒店也得租设备最完善的),见爱人就穿着灰色系居家服捧着马赛克杯坐了在米色沙发上专注的看着手机屏幕,蒸汽染上了厚重的镜片的下端,但显然见对方不咋介意。坏心眼的想要吓吓对方,放轻了脚步走到了沙发后双手略略用力按对方肩膀上。见爱人一脸紧张把手机屏幕掐掉。然后像做了亏心事的小孩一样扭头过头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是很可爱不过......

‘勇利你在看什么啊?’

鼓起腮子略略皱起眉头表示了自身的不满

‘照片......啊’

‘什么照片啊?’

‘就是照片啊...人的照片啊。’

见对方回答的漫不经心感觉心里莫名其妙的有股气但骂出来不是憋着也不是。放松了脸部肌肉勾起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心里感觉像是打翻了五味杂陈一样。

‘勇利说过让我只注视你一人是吧。那相对的你也只能看我一个哟’

绕了个圈走到对方身边坐下绕着二郎腿脸上笑意继续扩大,心里越发烦躁

‘所以勇利,照片上的人是谁呢?’

‘是......是你啦...’

听见对方的回答愣了愣,对方的答案·无疑自己是很满意但也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叹了口气自嘲着自己小气单的却无法忽略其中的甜蜜。

‘这样也不行哦,勇利只能看着现在这个在你眼前的我。’

果然不行,对方的视线在此时此刻的自己身上消失一秒都不可以,哪怕是在怀缅我们之间的过去都不可以。没想到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占有欲已经到达这样可怕的地步。

突然。对方的气息无限放大,胸腔处有点被勒这的感觉,怀里满满的。属于爱人的柔软黑发在自己脸上蹭了蹭,听见了一句模模糊糊的,对自己的小抱怨

‘维克多是笨蛋!’

失笑把人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亲了亲对方涨红的脸颊,再次把人抱怀里。



如果时间能在这刻永远停下就好了。


评论(2)
热度(71)

2016-12-25

71  

标签

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