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如此揪心的疼

如此揪心的疼

  • 维勇

  • 老毛子视角

  • he一发完

  • 有bug有错字抱歉

  • 文笔渣请轻拍

穿着浴袍,毛巾随意的搭在湿哒哒的头发上,坐了在窗台上左手垂放于大腿上右手按在毛巾上揉着自己的头发想要把头发擦干。莫名其妙的第六感隐隐约约的感到气氛有点不对劲儿。鹅黄的床头灯光在对方身后柔和的打了在勇利身上。让自己因背光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抬头对上勇利棕红的眼睛。稍稍沉默了下疑惑的开口问道

‘话说回来,你想谈......什么?’

只见勇利用力的握了一下他自己的拳头,抿了抿唇缓缓的开口说道

‘嗯......让这一切结束在决赛吧。’

........什么?

‘勇利我..我们是不是有点什么误会?还是说我惹你生气了?是的话我道歉,不要乱说话啊勇利这样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愣了愣眉头微微皱起,身子向人的方向倾抓住了对方的手,有点慌乱的自说自话。说到最后更是鼓起了腮子假装着生气,像是平常那样。可对方的反应却不是像平常自己想的那样,会无奈还带点腼腆的揉着那头黑发笑着道歉。勇利叹了口气,身子也向自己的方向向前倾了倾,脸上扬起了一个苦笑

‘维克多。没有误会,没有生气,更没有乱说话胡闹。我是说真的。就让一切在大赛后......结束吧。’

见勇利把手从自己手里抽了出来。看了看自己僵了在空中的双手,把手垂下抬头看着勇利眼里的释怀,心脏处突然有点隐隐作疼,感觉世界所有的色彩与自己再无交集,比无法继续给观众带来惊喜更加让自己受创。从不知多久以前开始自己因为外貌,性格,成就,地位,实力,导致自己本上就要啥有啥,所有东西唾手可得,想要倒贴过来的人大把大把的。我是知道的。重点不是谁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而是勇利。我知道,我早就喜欢上他了。

‘为什么呢勇利?为什么要这样呢?你不喜欢我当你教练吗?你不喜欢我吗?’

勇利眉头紧皱抬起头来对上了自己的眼睛。棕红的眼眼睛失去了平常的光彩,本来的释怀一下子消失无踪,换成深深的不舍,无奈。不过站最多的还是伤感。

‘没有这样的事。我很喜欢维克多哦。不过...克里斯说的对哦。维克多,独占你的罪孽太大了。何况你不属于我,不应该被困在我身边’

勇利顿了顿,叹了口气,像是要平复情绪一样。眼眶早就变得红红的,泪水也在里面打转,像是随时要掉下来一样。

‘你是属于冰场,属于世界的。并不属于我哦。’

话毕,勇利的眼眶终究是承受不住泪水的重量,掉了下来。一滴两滴。像是刀一样划过自己的心脏,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眼泪那么有威力。

我急躁的站了起来手烦躁的揉了揉额角。一手叉腰上。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今天先跟人坦白了自己的感情,让对方打消了从自己身边逃离的想法再说吧。冷静了下来沉默着组织了下言语再缓缓开口

‘勇利觉得你困得住我吗?’

见人摇摇头叹了口气俯身抱住了人,双臂收紧把人紧紧的抱了在怀里。确保人还在自己怀里还在自己身边。下巴抵在人肩凑他耳边低声说道

‘勇利的确困不住我,但勇利却吸引带了我。一开始是因为你身上那种光彩,但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勇利不是说喜欢我吗?那么我们在一起吧。何况我们订婚了啊’

松开人冲他笑笑,左手拉着人。戴着戒指的右手则举到自己脸前高度。勇利红着脸低着头,并没有回答。我开始有点儿慌了。恶心?讨厌?不安开始在心里蔓延,气氛变得死寂。在自己刚想放手的时候听见人喃喃着什么。声音不大,但足够了。

‘勇利,说好了哦不要离开我身边。决赛之后,我们去结婚吧。’

‘好。’

再次搂住人低头在人唇上印下虔诚一吻。

不要离开我。

评论
热度(37)

2016-12-21

37  

标签

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