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狩狩狩 —

那些情侶間的小玩意

時間大概護送學長回归后四個月

漾漾視角——

自2個月前和學長確立了戀人的關係之後我搬到學長房裏了。我曾經有跟塞塔說過要不要退了自已本身那間房間,不過塞塔卻説黑館裏空房多,先不著急——總之糊了過去。既然對方這麽講了我也不好意思再說點什麽了。
生理時鍾使自已準時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的走向了衛生間打算先梳洗了一翻,但在看見了鏡子的瞬間愣住了。眼前鏡子裏的自已有著一頭白色的長發披在身后,而左邊一小掇鮮紅的頭發安靜的垂了在自已的身側。而最为瞩目的就是那雙宛如上等紅寶石班,銳利而漂亮,換作九瀾的話就是很有收藏價值的獸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變成火星人之王红眼杀人兔啦!嗷!

本來正在腦裏尖叫著但因後腦勾的一下打擊停了下來,捂著被巴的地方扭頭看著正兇巴巴的瞪著自己的自已......呃......我是說,在我身體裏的學長正用著我的軀體狠狠的瞪著我,語氣卻是像要把我凍在原地讓我成為冰雕一樣。
“別用我的模樣摆出這麽一副腦殘樣!先洗漱了再说!”
說完邊抓過我平常在用的牙刷刷起了牙來。

……我也是要練練怎樣瞪人也會有一天能把人給嚇壞是吧......

见对方又瞪了自己一眼只好乖乖的漱洗起來。總之搞了一大輪還是選擇了先上了課再說。還好今天只有我跟學長一起選修的墓凌課,理論的部分。只要稍稍低調點的話也大概不會發生什麽事的......吧?
現在是中午十二點半,我們一群人正坐在白園野餐。本來學長是不會來摻和的,不過說怕我會出什麽岔子給他丟臉了不然他大佬才不会跟了過來。
“所以說現在學長漾漾,漾漾是學長吧!好羨慕哦~”

金髮的鳳凰族少女眼裏閃爍著微妙的光芒一臉羨慕的捧着脸说着。而千冬歲就勾起了謎之微笑看我我跟學長,並沒有說什麽驚天動地的話來。
“哼,是啊。我要出任務了我先走了。褚你沒事就別亂跑了,我很快就回來。”

學長翻了個白眼看著遠處一脸......有點愉悅又好像有點嫌棄,瞄了一眼腕錶交代了幾句就匆匆離開了。當我正想為自己抱怨一句的時候突然感覺頭上突然好像突然重了點,摸了摸發現原來是橡皮圈斷了。把斷了的橡皮圈拿了下来甩了甩頭再把頭髮順了回去心裏抱怨這頭髮太長很麻煩的時候頭上忽然多了一丝温度,是喵喵的手,而她本人正在對......學長的頭發肆虐。
“哇哇我想這麽做好久了今天終於讓我逮到了!”
接着便是一顿乱揉
“喵......喵喵!”

哎......雖然我現在是火星人的身體但是我還是一個正常人啊!
好不容易逃過了喵喵的魔掌之後就被千冬歲告知班長臨時說要把班級活動提前,是說要全員出席,不然就派......去找人哦。

......我還能不去嗎?不行。

“那就出發吧”
千冬歲說著就把移動符拋地上,轉眼間眼前的景色瞬間就變了。慢點這裏不就是台北市那間最高級的ktv嗎?喵喵笑著向在KTV門前那群人笑著揮手打了個招呼,本來他們還正想回聲下午好但在看見我之後就愣著了。
......真不愧是红眼杀人兔。

想了想決定先瞞著,然後跟班長扯了什麼禇要遲點才來,今次的活動由我承包所有費用。啊......我心好痛啊...那可都是钱啊!可是我寧可付錢也拒絕之後幾天的不安寧。這麽想著領著一大群人走到櫃檯前拿出那張黑袍專用的萬用卡遞給了工作人員
“給我來一間最大最好的包廂。”
反正學長說隨我用。土豪賽高!
隨著服務人員拐了幾個彎我們走到了一間非常大,大到二十個大妈一超跳廣場舞還能一點也不擠擁的包廂裏。
看著眼前群魔亂舞我傳了個信息給學長問問他要不要來找我們玩。還沒有收到回信就看見一个熟悉的传送符在眼前出現,下一秒就看見自己模樣的學長在眼前出現,還對班長露出了帶著歉意的笑容打了個招呼。

???学长你被调包了???

千冬歲和班長是同一类人,尤其千冬歲,打著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說什麽為了懲罰我(學長)遲到,要獻唱一曲作為懲罰,不然就要接受另類的懲罰,下一秒就聽見了一個很熟悉的伴奏。

這不就是五色雞的主題曲男兒當自強嗎???

只見學長即刻宣布棄權。臉色不見得有多好看。
“噢......那就做好準備吧!”
班長心情很好的這麽說這便佈下了結界,在地上畫了一個陣。本還以為會召喚出什麽幻獸或是怪物然後我看見了......五色雞?
“哦漾~又想本大爺嗎?”
說完就要撲過去,不過被躲掉了。五色雞還愣了一下然後說出了一些什麼“我恨你!你這個貪新忘舊的人”之類的八點檔的台詞。
“西瑞同學,漾漾是想跟你打一架啦!”
班長補了這麽一刀便住了口站到了一邊擺起來檔攤以一赔十賭著誰輸誰贏

......wtf(#゚Д゚)??我好像攤上大事了

“好勇敢啊~不愧是本大爺的僕人!來吧!”
說完露出了獸爪揮了過去。
“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
然後學長手裏出現了一把跟米納斯差不多的手心雷。
再次躲過了五色雞頭正面的攻擊抓緊了手心雷,腳一用力向前一躍,嘴裏念起了咒語,法術和物理攻擊並用的拖了一會。片刻,能看見學長微微占了上風。假裝一副跟五色雞頭勢均力敵的樣子。
“風之歌、水與水連波動,貳肆雨刃舞”
用小法術把五色雞頭定住了之後學長以第二十四句百句歌把五色雞頭打昏了,然後就把人給傳走了,應該是傳回醫療班了。
學長瞪了我一眼示意他大佬現在心情不怎麽好,無奈的聳了聳肩只好走到他身邊抓著他的手跟附近的人說了聲就離開了。脚下出现了高级傳送符。下個瞬間我們便出現在醫療班裏,見那隻雞被黑色仙人掌追著跑並有要撲過來的的意思,躲開了五色雞的學長順便一臉冷漠的踹開了要抱過來的輔長。
輔長艱難的從牆壁裏把自己挖了出來一臉吃驚的看向我們倆
“你倆是交換身體了?”
“是啊”
我跟學長異口同聲的回應道,我正想開口說點什麽的時候學長卻搶先了
“我說褚,為什麼我剛想上用精靈百句歌的時間只能想起其中幾句呢?”
說完便笑得一臉燦爛的逼近了我,但語氣裏卻是想他表情相反的冰冷
“不要跟我說你久沒背把百句歌給忘了。”

嗯,我現在感到十分複雜,畢竟被自己瞪到後背發冷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啊沒想到我終有一天也會變成火星人啊......

腦袋裏進行著豐富的腦部運動一邊往後退了幾步揚起討好的微笑否認著對方的猜測,不然怎麽死都不知道。呃...雖然說在學校裏能復活啦。
“打情罵俏就等會再說吧。冰炎你先把藥水給喝了。話說我倒是很好奇你為什麼會中這些小計。”
無視輔長臉上一臉的好奇學長只是說了一句“囉嗦”便接過了藥水毫不猶豫的就吧药水全灌肚子里去,恍惚了一下再次回過神來我發現我眼前的不是自己的臉,而是學長那張好看的臉了。
“清醒了?走吧。”
說著就拉著我的手往外走,我只來得及跟輔長說了句謝謝就已經出了醫療班了。腳下傳送陣再次發出光芒,眼前景色是熟悉的黑館的大廳。
本想先回房間休息一下,剛抬腿手臂就被抓住了,見自己戀人盯著自己像是要看出一个洞来。僵持了一下嘆了口氣正准备開口的時候卻被一個輕柔的聲音給打斷了
“年輕的學生和冰炎殿下在談論些什麽呢?”
身邊環繞著淡淡光芒的白精灵笑著打破了這個尷尬的氣氛。
“貴安塞塔。我們在說為什麼褚只能記的零碎的百句歌的事。”
學長跟塞塔點了點頭后便瞪著我這麽說道,我也向塞塔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尷尬的笑容。
“原來是這件事,殿下請先不要動氣,不妨坐下來好好聊聊?”
塞塔把我們領到大廳裏的沙發前讓坐了下來,然後路過的尼羅好心的給我們泡了壼茶。
“所以說褚,你該回答我了。”
吸了口氣硬著頭皮對上學長的眼睛吐出了一句意義不明的話
“為了幫安因和伊多啊......”
說完便捧起了茶杯,啜飲著杯裏散發著花香的茶水,眼向下望不敢對上對方銳利的獸眼。
“哈?”
眼前的半精靈挑了挑眉眼裏帶著疑惑,溫柔的精靈為我接了話
“在殿下你昏迷之时,我們拜訪了時間交際之處。本來只是想通過交易再次喚醒你的靈魂,本是要用一個精靈得沉睡換來一個精靈的甦醒,不過因為某些理由就抵消了。而年輕的學生以百句歌為代價,請求了司陰者黑山君修復木天使以及水妖精的靈魂,所以才會這樣。”
塞塔也捧起了茶杯享用了花茶
“不過,黑山君不是把百句歌所有沒收了嗎?為什麼還會記得零碎的百句歌呢?”
塞塔又再次把問題拋了給我,我想了想,把茶杯放回桌上認真的回答道
“因為之後我遇見了白川主,與他作了一個交易。只要為他找到黑色的碎片,便能換回一句百句歌。”
我頓了頓,對他們倆個笑了笑
“我已經找回了十句了哦!”
學長沉默了一會像是思考著什麼後臉上露出了一個好看至極的笑容,一個精靈才會擁有,像是能治癒人一般的笑容。不過怎麼我看著有點慌?
“謝謝你的招待,我想,我跟褚還有點東西要聊聊。”
“殿下請自便,這裏我來收捨便是。”
“麻煩了。”
“不麻煩,有什麽事情要幫忙還請盡管來找我。愿在主神的榮光照耀下兩位會有個美好的一天。”
我向塞塔微微弓身以示感謝後便被學長拉走了。我們倆個還回到房間前一路無言,只是緊緊的握著對方的手。連樓梯間的東西也很乖的沒有搞事,沒有嚇人。
回到了學長的房間。我們大眼瞪小眼的沉默了一會,當我正想先去洗個澡的時候學長開口了。
“一個吻一句。”
???
我有點迷惘的歪了歪頭,而學長則耐性很好(比平常好)的再次開口
“忘了就再背,我每天告訴你一句。但是要每天主動吻我一下作為代價,如何?”
說完還勾起犯規的笑容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可是我們不是每天也有嘛...接吻什麽的。”
說到最後聲線越來越小,然後學長心情很好的反駁道
“那不一樣,平常都是我在主動啊。怎樣?已經很便宜你了哦。”
我遲疑了一下怕對方會提出什麽更可怕的要求於是點了點頭。把自己推了進坑。
“我現在只知道頭十句。”
“那現在就告訴你第十一句吧,[電之紋,雷與風齊詠唱,拾壹電雷落]”
我急忙拿出隨身帶著的小本子抄下,抬頭剛想道謝便看見對方像是等待著什麼一樣,嘆了口氣在人唇人快速印下一吻後便離開,稍稍有點尷尬的開口
“這樣可以了吧?”
見人搖了搖頭後再次勾起了精靈專屬的完美笑容,但口裏卻說著...惡魔的話語。
“不是這種啊...是那種深入的,懂了吧。所以說,來吧。”
還向我湊了湊。我咬了咬唇,感覺臉上溫度漸漸上升,聽見了對方的催促於是有點怒羞成惱的抱怨了句
“好啦!煩誒!”
吼完閉上眼睛吻上對方唇色不深的唇,伸出舌尖輕舔人唇瓣,但下一秒卻被對方反過來攻略,唇舌相交時嘖嘖水聲充斥整個房間,久久才捨得停止。
“真笨,還學不會接吻,藉著這剩下的89天你就好好練習吧,禇。”
說完還在我吻上印下一吻,離開時還發出響亮的“啵”一聲。我把頭埋學長頸窩,打算無視對方,可鼻息間滿滿的也是對方的冷香,甚至自已身上也混雜著對方的氣息。很是安心,想起來學長不在那一年鼻頭酸了一下。伸手環抱著對方小聲的喃喃了一句什麼,得到對方的回抱以及一句“不會再離開你了”之後露出了笑顏。又是一個有學長在,美好的一天。
亞,我現在啊,非常幸福哦。因為有你在。

————————————————————————
事後千冬歲一臉看破一切的模樣笑著告訴了我說
“那是守世界裏情侶間的一些小玩意。喝下藥水後睡一覺就會變成你心悅之人的樣子,前提是你心悦之人也要心悅於你才行。很多花心和不忠的人都敗在了這個。哦對了。聽我哥說學長很開心的樣子。”

唔......學長是笨蛋///

END

评论
热度(22)

2017-06-26

22